來源:新華僑報
  中新網10月14日電 “太君,請這邊走”。日本鬼子一進村,中國漢姦就迎上前去。黝黑髮亮的中分頭、黑色短馬褂,帶著鬼子魚肉村民的“漢姦”形象,在中國無數抗戰影視作品中被“定型”。日本新華僑報14日則刊文,講述一段袁世凱收買“日姦”的罕見歷史。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日本東京大學國際關係學副教授川島真曾經指出,“1900年《辛丑條約》簽訂以後,西方列強對清朝中國似乎進入了一個‘國際共管’時代。”但是,西方列強並非團結得猶如鐵板一塊,而是同床異夢,錶面上實行著“共管”,各自都在下麵尋求清朝中國的利益贊助者,日本尤甚。這時,日本人相中了在“小站練兵”的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凱。
  說起來,袁世凱也是聰明人。正如費正清、劉廣京在其《劍橋中國晚清史》中指出的那樣,袁世凱是一方面認識到“利用外國力量保全疆土是一種恥辱”,另一方面則聘用了不少日本顧問、教官,作為大清王朝軍事改革的基礎。
  據《保定陸軍學堂暨軍官學校史略》一書記載:“20世紀初,日本在華顧問教習人數迅速增長,在直隸者一直多與其它省份:如1901年26人,直隸占13人;1904年末218人,直隸占85人;1908年4月555人,直隸占174人。”
  趁著這樣一個空檔兒,也就是在1907年至1908間,一位名叫間室直義的日本陸軍炮兵大尉來到保定,出任北洋陸軍速成學堂教習。若從北洋軍學堂算起,中國近現代史上從保定走出的軍官大約將近1萬名。間室直義在這裡擔任教習期間結識了許多後來中國的棟梁人物。後來,間室直義回到日本到舞鶴要塞司令部擔任副官。誰都沒有想到,這時的間室直義仍然同他的中國朋友們“過從甚密”。結果是,出事啦!
  近日,我在翻看日本老報紙的時候,看到了這個“故事”。1915年6月4日,日本《國民新聞》這樣報道:5月31日晚,在舞鶴要塞司令部,氣氛突然緊張起來。姬路憲兵隊長三宅少佐腳步匆忙,急速沖向舞鶴憲兵分隊,他和分隊長藤田大尉、西舞鶴憲兵分遣所長田邊等緊急商討過後,徑直走向了舞鶴要塞司令木村的房間。當時,各位長官秘密商議,決定禁止所有司令部成員外出。
  整整一夜,調查取證工作一秒也沒有停過。剛剛出差歸來的山口師團長一口水沒喝就在現場配合此事的調查。一時間人人自危,風聲鶴唳,內部氣氛十分緊張。經過精細探查,司令部副官炮兵大尉間室直義被憲兵分隊帶走拘役了。
  據查,5月9日,間室直義收買了要塞司令部18歲的勤雜工石井鐵三,秘密潛入資料存放處,複製了舞鶴要塞地帶的秘密地圖以及數個要塞內部勤務圖。但是,百密一疏,間室直義萬萬沒有想到,司令官木村對此有所察覺,迅速上報給陸軍省,調出間室直義的履歷及平素行動記錄。其後報告稱,不論此人是否有向他國泄密的可能性,都需要憲兵開展緊急調查。於是就有了5月31日夜晚的一幕。
  6月1日,負責辦案的三宅少佐出差,由藤田大尉手下三名憲兵特務和1名書記官搜查了位於西舞鶴的間室直義大尉的住宅。不搜不知道,一搜嚇一跳。間室直義的住宅內藏有中國寄來的五、六封書信。
  報道說憲兵隊立即對間室直義開展嚴厲審訊。說實話,上沒上老虎凳,灌沒灌辣椒水,都不知道。但是,“嚴厲”二字絕對不是憑口說說的。另一方面,舞鶴司令部的勤雜工石井鐵三懼怕事發,早已經在5月中旬逃往東京了。舞鶴憲兵分隊長立即向東京憲兵分隊拍電報,要求調查石井鐵三的下落。哪還有跑嗎?不久,石井鐵三落網,在調查中他交代了間室直義不曾供出的事實。整個事件水落石出。
  有意思的是,《國民新聞》在對此進行報道的時候,使用的大標題是“舞鶴要塞有賣國奴”,使用的副標題相當於內容提要,說“炮兵大尉與勤雜工合謀,複製要塞地圖和重要文件,涉嫌送給袁世凱政府”。看看,罪魁禍首竟然是“中華民國大總統”袁世凱!讀到這裡,我才認識到袁世凱並不糊塗,立即對他產生了一股敬意!
  這件事情沒有後續報道,間室直義和石井鐵三的下落也就無從知曉了。有意的是,1915年10月11日,日本《大阪朝日新聞》又甩出重磅新聞——“吳海軍有賣國奴,向身在神戶的美國人出售機密文件”,指出吳(今天日本的廣島)海軍工廠35歲的職工中村林次郎以一份10萬日元的價格,向美國人出售機密文件。這樣看來,當時培養“日姦”的,不僅有“中華民國”的袁世凱政府,還有大洋彼岸的美國政府啊!
  最後需要說一句的是,日文中的“賣國奴”,相當於中文的“賣國賊”,也就是“日姦”。這個詞彙今天也還沒有成為“死語”。日本右翼對他們不滿意的人士,常常就稱為“賣國奴”的。(蔣豐)  (原標題:日媒:鮮為人知的袁世凱收買“日姦”故事)
創作者介紹

rrdqjncfpg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